基地故事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学习交流 >> 基地故事
一封家书

发布日期:2018-06-07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民族复兴(威海)教育基地 字号:[ ]

        这封家书是经远舰驾驶二副陈京莹在出征前夕写给父亲的。年仅32岁的他,在黄海海战中壮烈牺牲。让我们透过字里行间,来感悟家书主人的家国情怀。

父亲大人福安:

敬禀者,前书因心绪荒(慌)乱,故启衅之事未尽详陈,兹复录而言之。日本觊觎高丽之心有年矣。兹值土匪作乱,高兵大败,将至王城,危在旦夕。高王请救兵于中国,中国兴兵靖难。日本乘此机会亦兴兵,名为保商,实为蚕食。现日兵有二万多,随带地图、浮桥等械,立炮台、设营垒,要中国五款。一曰高丽不准属中国;二曰要斧(釜)山;三曰要巨文岛;四曰要兵费二十五万;五曰韩城准日本屯兵。如不照所要,决定与战。且此番中堂奉上谕,亲临大阅海军,方奏北洋海军操练纯熟,大有成效,请奖等语,自应不能奏和,必请战。亦饬北洋海军及陆营预备军火水药候战,海军提督请战三次,各陆营统领亦屡次请战,但皇上以今年系皇太后六旬万寿,不欲动兵,屡谕以和为贵。故中堂先托俄国钦差调处,日本不听;后又托英德钦差,亦不听,必要以上五款。然此五款,系中国万不能从,恐后必战。以儿愚见,陆战中国可操八成必胜之权,盖中国兵多,且陆路能通,可陆续接济;但海战只操三成之权,盖日本战舰较多,中国只有北洋数舰可供海战,而南洋及各省差船,不特无操练,且船如玻璃也。况近年泰西军械,日异月新,愈出愈奇,灵捷猛烈,巧夺天功(工),不能一试。两军交战,必致两败;即胜者十不余三,若海战更有甚焉。所以近年英与俄、德与法,因旧衅两将开战,终不敢一试也。北洋员弁人等,明知时势,且想马江前车,均战战兢兢,然素受爵禄,莫能退避,惟备死而已。有家眷在威海者,将衣


父亲大人福安:

敬禀者,兹接中堂来电,召全军明日下午一点赴高,未知何故。然总存一死而已。儿幼蒙朝庭(廷)造就,授以守备,今年大阅,又保补用都司,并赏戴花翎,沐国恩不可谓之不厚矣!兹际国家有事,理应尽忠,此固人臣之本分也,况大丈夫得死战场幸事而。父亲大人年将古希(稀),若遭此事,格外悲伤,儿固知之详矣。但尽忠不能尽孝,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,而儿不孝之罪,总难逃于天壤矣!然秀官年虽尚少,久莫能待,而诸弟及泉官年将弱冠,可以立业,以供寂(菽)水也。伏望勿以儿为念。且家中上和下睦为贵,则免儿忧愁于地下矣!若叨鸿福,可以得胜,且可侥幸,自当再报喜信。幸此幸此!儿京莹又禀。



陈京莹,福建闽县人。1894年春,朝鲜发生“东学党”农民起义,日本借机出兵朝鲜,作为一名军人,他敏锐地判断战争已不可避免,战争前夕,给父亲写下这封家书。

一纸家书,两次写成,前者工整,未完忽止,后者潦草,情辞急迫,未写日期。他告诉父亲:“战事迫在眉睫,军情万分紧急,兹际国家有事,理应尽忠,此固人臣之本分也,况大丈夫得死战场幸事耳。“父亲大人年将古稀,若遭此事,格外悲伤,儿固知之详矣。但尽忠不能尽孝,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,而儿不孝之罪,总难逃于天壤矣!”短短数语,为国尽忠的必死决心、眷眷难舍的赤子亲情跃然纸上,读来令人潸然泪下。


陈京莹在海战中的表现充分诠释了他的家书,其所在的军舰经远舰身负重伤,面对日本舰队的围攻毫不胆怯。管带林永升头部中弹、脑裂而亡后,帮带大副陈荣也阵亡,作为驾驶二副的陈京莹毅然接过军舰的指挥权,直到最后中炮身亡。家书主人用他移孝作忠、舍生取义、为国捐躯的家国情怀,点亮了自己短暂而光辉的人生。


如今他的这封家书在胶东(威海)党性教育基地甲午战争陈列馆教学点有所展示。

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